Jump to content
SSM - 鹹豆漿
Sign in to follow this  
肌肉王子

健美冠军的无限堕落 作者:无逆 被迫/调教/洗脑/沉沦 更新至第3章

Recommended Posts

第一章(本章主要铺垫交代人物关系和背景,前期可能琐碎无味,无肉。抱歉)

    22岁的冉茂杰是一名退伍军人,自小就虎头虎脑,又不太爱学习,长大后顺势就入了伍。本身一副大骨架又壮实的他在军中这几年更是练就一身腱子肉,屡屡在军中举办的健体赛事中拔得头筹。渐渐的便迷上了健身,退伍后,回到原籍A市在一家上头分配的机关单位做文职工作,好动的他并不喜欢。因为部队中培养出了健身习惯,他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家附近的铁馆进行高负荷的训练,每次都练得满头大汗血脉贲张。
    正好一次铁馆老板洪志刚来馆子里视察,而冉茂杰刚深蹲完十余组150公斤的杠铃,正扶着深蹲架在那气喘吁吁,看到这么个刻苦训练的壮小伙,便上去交流了下。
  “小伙子这是打健体的?练得不赖嘛”
    冉茂杰见一比自己壮了好几圈的肌肉大汉朝自己走来,很是惊叹,隐隐的又有点羡慕。
  “啥健体啊,我就自己有这爱好,随便练练罢了,跟大哥你比起来真是差的太远了。”
    时年正逢40的洪志刚是名专业健美运动员,从事健美这块都20多年了,拿过不少国内外大大小小的比赛奖牌,在业界小有名气。国字脸大粗眉棱角分明,一身硕大又线条清晰的肌肉。在一些小姑娘眼里可能觉得有点恶心,可是在冉茂杰这样酷爱健身的男人眼里真可谓阳刚威猛,令人艳羡。
  “不不,小伙子看上去才20出头吧,我看你这骨架,这肌肉形态天生就是打比赛的料。”洪志刚一脸认真的说。
  “哎大哥,虽然在体制内上班比较闲,但也就能每天跑过来练一练,哪有时间去比什么赛呀,再说我又不懂这些。”
  “哦,公务员?小伙子不走职业可惜了,你有没有想过出来专门从事健体健美行业,混出名了赞助啊广告的可比你当个小小的公务员赚钱多了。”洪志刚倒是挺惜才的。
    冉茂杰略有心动,但最后又无奈道“那也要混出名啊。我这兵撸子出来的谁也不认识,连门都摸不进。算啦”
    洪志刚早年很想找个有潜力的徒弟好好培养,之前带的那几个不是吃不了苦就是小心思太多,屡屡让他名师出高徒的心愿落空,便没了这心思,如今见了冉茂杰,那点心思又开始死灰复燃。
  “你要信得过我,哥带你,不说闻名遐迩。在国内健美圈哥还是无人不晓的。跟着我练,别的不用担心,好好学,以你的天资,绝对成功。”
  “这。。。谢谢大哥”冉茂荣顿时有所动摇,“有些突然,你让我再想想吧。。。”
  “行,先加个微信吧,想好了随时找我!”洪志刚掏出手机。
  “好的,没问题。”
    回到家已是深夜,冉茂杰躺在床上还不想睡,百无聊赖的翻着朋友圈,突然想到今天加的那个健美大哥,就点开了他的朋友圈,健美洪志刚——很简洁的微信名,这名字就像他的人一样充满了阳刚味,配上一张健美背展的标准动作,宽广的背阔肌就像两只翅膀一般令人惊叹。他的朋友圈里除开那些补剂广告,便是各种训练视频及比赛图片,专业又系统,每一个视频和图片都有着非常完美的肌肉状态,另冉茂杰越来越神往,向往着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这个舞台上发光发亮。
因为有了从事健美行业的心思,所以最近冉茂杰在工作上有些分心,就犯了些小错误,正巧被正在更年期的女主任抓了个正着当着大伙的面借题发泄
  “你这小子看着四肢发达,怎么头脑那么简单,叫你打个总结报告,统共千八百字,错了那么多数据,干什么吃的?你还想不想做了,别以为在事业单位就可以浑水摸鱼,混吃等死!”。
    冉茂杰紧握双手较劲牙关强忍着说了对不起,可女主任却上了头一般越骂越得劲“你少在我眼皮子底下混,这点小事都干不好,爹妈怎么教的?”,一说到爹妈,冉茂杰无名火起,“腾”得跳了起来,
  “你个老女人少提我爹妈,你就是个屎,他妈的老子不干了!”说完便冲了出去,头也不回。。。
    冉茂杰就是个倔脾气,上完学就当了兵,没在社会上混过,学不来圆滑的那一套,也做不来低三下四的事。无论父母朋友同事怎么劝也不低头去和领导道歉,就这么离了职。离职之后在家无事可做,在部队学的在社会上又没啥用,当保安又觉得对不起父母,也没有什么好的去处,忽然就想到了洪志刚,于是就微信上联系了上了他。
  “大哥在么,很抱歉这么久才和您联系,我。。。想跟着您练,不知道您还愿意收我这个徒弟吗?”
    不多久,那边微信就回过来了“收,你这么好的苗子我多久都收!我明天下午两点来铁馆,你要不忙就过来。我们面谈!”
    冉茂杰大喜“好的!明天我准时到!”
    翌日,铁馆中二人碰了头,冉茂杰沮丧的把这段时间的经历告诉了洪志高。洪志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再说你这金麟本就不是池中物,别太介怀,跟着我,好好练,保你前途似锦!”
    就这样,冉茂杰拜了师,洪志刚在拜师这一块是很注重传统的一个人,所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投师如投胎,要择吉日进行正统的拜师礼,拜师那天冉茂杰也是第一次见到了温婉的师母,师父师母坐上座,冉茂杰行三叩首之礼,然后跪献上了红包和投师帖子,洪志刚多年来从事健美行业成绩优异,赞助广告应接不暇,又开了这个盈利颇丰的铁馆,收入颇丰,又知这徒弟家境并不好,便只象征性收了500意思一下,这远不够他后期对冉茂杰培养所投入的财力和精力,他是真心要带一个好徒弟然后圆满退役不再比赛。
往后的日子,冉茂杰一直跟着师父安排的计划走。他先是精细的学习了肌肉训练和营养补充的理论知识,再结合实战,加强巩固。不同的肌肉群都有条理系统的分开训练。每一块肌肉都进行不同角度不同规格的刺激加强。这位好师父不但在技术上倾囊相授,在对他营养补剂的投资上更是不计成本。刚拜入师门时,冉茂杰身高183厘米,79公斤,现在不但长到了90公斤,身高也长到了185厘米。可谓进展神速。师父也带着他参加了很多市级的健体比赛,每次参加他都基本能拿到一个很好的名次,这让他很有成就感,别人都夸师父眼光好,找到这么好的徒弟,师父洪志刚也是喜笑颜开。
3年后,冉茂杰25岁,饱满的胸肌,粗壮的手臂,8块腹肌整齐堆成,粗壮的大腿孔武有力,后背更是宽阔伟岸,已经是一名健体好手了,可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师父就是不让他往健美届进阶,连健体也只是至多停留在参加市级比赛。就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师父来找他了。
    洪志刚严肃又认真的说:“茂杰,今年你25岁了,我也就放心和你明说了,相信你也不会全然不知,正规专业的健体健美比赛,若是靠自然训练上限是很局限的,是不可能达到特别高的高度,因此大多需要借助类固醇和生长激素这样的药物科技结合才能更上一层,你看到的那些罗尼、卡特、菲尔西斯这些都免不了使用药物,只是这些是行业内默认却不能明说的。我之前不和你说是因为你还年轻,未到25岁身体还没完全发育好,我不想让你过早接受这些,乱了心智影响训练。而现在我想和你说的是,你想再更进一步,变得更大更强,甚至以后去比奥赛为国人争光,这些都是跳不过的环节,就像橘子吃多了上火,这些药物对人体肯定是有损伤的,你师父我也不和你避讳,我也在使用这些,我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定制循环方案,会将副作用控制在一个很小的一旦停用后可逆的范围,至于用与不用在你。师父不勉强。”
    冉茂杰虽并不很了解,但在这个行业久了也不免知道这些,他倒是很坚定“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没有退缩的理由,我只想变大变强,我愿意的。我相信你,师父!”
“好,那师父一定不负你所望。”洪志刚认真坚定的答应了徒弟。
    其后的时日,洪志刚带冉茂杰专门去做了个血常规和性激素六项等测试,测下来冉茂杰的肌肉受体和性腺轴等都非常适合药物辅助,能够承受很大的剂量,比洪志刚当年的天赋都更好。这让两人都十分欣喜。从那天后,冉茂杰在严格的饮食训练之中又加上了根据他个人体质定制的药物循环,有的是服用有的是注射,什么外源睾酮什么宝丹酮什么特力补什么PCT,之前一窍不通,现在都成半个药剂师了。整个人就像吹了气一样越来越大,才两年,体重已经来到了110公斤,常规的衣服已经买不到了,只能买健美运动员专用的大号套装,这是变大的象征,对冉茂杰来说可谓是幸福的烦恼。
他也开始尝试参加专业的健美比赛,市级,省级,国家级,一步一步往上爬。从比赛前十到前三,再到时常荣获冠军,渐渐的,人家也不再叫他“洪志刚的独门弟子”,而是叫他健美新星冉茂杰,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28岁,冉茂杰有了固定赞助商,开了微博,有了不少粉丝,接洽了一些补剂商为他们打广告,收入颇丰,再也不需要靠师傅赞助,他还有了自己的家庭,老婆是打比赛认识的女健体好手李捷,漂亮又有共同志向,但他还是常去师傅的铁馆训练,为那拉拢人气,有什么好的推广业务也交给师傅作为报答,这让洪志刚夫妇十分欣慰。这年洪志刚46岁,看着女儿也成年了,徒弟也成材了,就准备金盆洗手不再东北西走的比赛了。往后的传奇由徒弟去书写吧。于是就邀请了业界的好友们开了一场退役晚宴。这其中包括一位早就退役但之前交情很好的吴峰,吴峰早早就入了美国籍,美国人开放,吴峰退役后在美国开了家脱衣舞酒吧,男女舞者都有,赚的盆满钵满,但在国人看来却十分不耻,因此席面上都没什么人搭理他,但当年洪志刚落魄时吴峰曾雪中送炭,因此洪志刚认定他是个挚友,从不用异样眼光看他。
    吴峰曾多次邀请洪志刚去美国玩一段时间,但早年比赛带徒弟一直不得空,现下洪志刚退役了,吴峰便旧事重提,洪志刚也没什么理由再三推辞,正好也没去过就和老婆王惠芸商量,但老婆就是不想出国,也不习惯国外的饮食,而且自己又有固定的姐妹班子定期组织活动,女儿大学放假回来还要照顾她,因此就让他一个人去好了。洪志刚无法,只好只身前往。铁馆也让如同干儿子的冉茂杰帮忙照看。
    谁知师父洪志刚随吴峰这一去便去了三个多月,除了第一个礼拜联系过,便再无音讯。冉茂杰不知道的事,等师父再回来时,从洪志刚开始。身边习惯一切人和物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二章(还是没肉)
   
    冉茂杰一糙老爷们想着兴许国外跟这时差颠倒,师父联系起来也麻烦就不曾多想,还是每天风雨无阻去铁馆里刻苦训练。直到一天刚硬拉冲完一组大重量,师母一个急切的电话打过才意识到不太对劲。原来不仅他没联系到师父,师母也是这么久都没有师父的消息,这可让冉茂杰惴惴不安起来,师父可别真出事了吧,千万种不好的念想浮现心头,惊得腰一软,差点摔倒,这可怎么办啊!忽然想起来,师父不是和那个叫什么吴峰的好友一起去的美国么。那吴峰在那饭局上好像还发过名片给他们,就是自己顺手一接不知扔哪儿了。
    冉茂杰赶紧赶回家东找西找,媳妇李捷刚从厨房把才做完的饭端出来,看他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便问“怎么了,找什么这么急。”
    “你看到上次师父退役宴上他那朋友吴峰给我的名片了吗?我咋找都找不到,难道不小心扔了?”
    “那个啊,你这糙性子当时就随手扔桌子上了,我看是你师父的挚友,想着兴许往后会联系给你塞你皮夹里了。”李捷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
    “啊,真是我的好老婆。”望着处处为他着想的老婆,再瞥眼看到一桌他爱吃的菜,立马说道:“老婆我永远爱你,若负你,定身陷囹圄,无法自拔。”
    说完就“滕”得上前抱住老婆一阵猛亲。然而凡事皆有定数,不想今日这话,往后竟一语成谶。
    拿来皮夹,翻出那张名片,吴峰——美国赫尔玛希(Hellmarsh)连锁酒吧CEO,冉茂杰土直男一枚,除了那些个点头YES摇头NO的简单英语,别的啥也不懂。上面的电话还是美国号码,费了好大劲才打了过去,过了好久,那边才接通,一个慵懒又充满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You son of a bitch, don't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 ”
    冉茂杰也不知道他在说啥,听语气好像很生气,这才意识到美国现在是深夜,不过也顾不上这些了“啊很抱歉,你好,请问你是我师父洪志刚的朋友吴峰吴老师吗?”
    “啊,我是,你是老洪的徒弟冉茂杰?”听到有人说中文,又称洪志刚师父,那边顿时就清醒了。
    “对对,我是冉茂杰,吴老师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不过我师父自从和您去了美国到现在都三个多月了,除了刚开始和我们联络了下就断了音讯,现在也没消息”
    “呵呵,你别急,是这样,我邀请老洪来美国呢本意只是游玩个把月,谁曾想带他来了次这边的健身房认识了一群很专业的健美大佬,那体格真是惊人,老洪这不又心痒想跟人家多学点技术,这专业人士一谈技术就忘了时日,好巧不巧,一次他状态不好还跟着人家卧推上极限重量,把自己给拉伤了,带他去医院的时候手机又掉了,这不就耽搁了吗,正好你打电话来,老洪两天后就回来啦,别急,航班是。。。”电话那头的吴峰说完,嘴角微斜,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其实这段话破绽很多,但心中的大石落了地,那些怀疑被师父没事的喜悦给压得无影无踪。
    洪志刚归来那天,冉茂杰因为要去B市参加全省100公斤级传统健美锦标赛决赛,实在抽不出空去接机。
    “获得本届100公斤级决赛的冠军是——09号选手冉茂杰,大家鼓掌。。。”
    不出意料,自己再次拿下了冠军,等他回来那天立即定好饭店小包厢邀请了洪志刚,好久未见,顺带告诉师父这一喜讯!冉茂杰先到饭店,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咚咚”,门开了,时隔数月,冉茂杰终于见到师父洪志刚。
    只是这一看,就有点傻眼。师父自从决定退役,就虽然仍然热爱健美,没有停C,但做的都是小剂量非赛季CYCLE,眼下这维度大了一整圈,外穿的大号T恤和牛仔裤被撑得有种快裂开的既视感。就算配合之前的cycle加饮食练到死也难啊,而且师父退役后也不会再去定期美黑了。早就变回往日白皙的肤色了,怎么现成了深麦色,就差变成抹了健美油的古铜色了。
   “师父,你这三个多月在美国咋整的?又壮了那么多,用了啥老美的黑科技?而且你又去美黑了?这是又不准备退役再战沙场了?”冉茂杰丢出一连串的疑问。
    洪志刚才落了座,被问得一愣,表情很不自然,半晌才开口
    “嗯,也,也还好吧,是吴峰那,那狗。。。啊!!!!”洪志刚没说话忽然像是被电到似的,一阵抽搐尖叫出声,把一旁的冉茂杰吓得够呛。
    “师父,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冉茂杰也顾不上师父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怪异的感觉,连忙上前问到。
   “没,没什么,前面,前面来的时候扭到脚了,刚刚又不小心碰到那里,没事的。”洪志刚满脸通红,喘着气,想了想,说道“我。。。我去美国本来是玩玩的,后。。。后来,吴。。。不,是老吴告诉我,他朋友,朋友是专门开制药厂的,和,当地的健身机构合作,给,给那些著名的健美运动员做CYCLE定制,他,他们最近研发了新的药物,反正,反正可以规避掉目前类固醇和肽类药物,造,造成的骨骼肢端肥大和内脏肥大什么的,而且不会转雌也不会压制本体的睾酮这些,具体我也不是很懂,他们想找个人临床实验。。。吴峰那那。。。不不,是老吴,他告诉我不会有任何危险,只是想看看这些药物的具体增益是多少,就让我去试。。。我。。。我就同意了。。。然后你也看到我现在这体格,当时的确,的确被,不,是我的确去当地参加了一些小比赛,所以就做了美黑。。。”
   “嚯,师父你真的胆子大啊,不过老美这科技真的厉害,有机会你让吴老师带我也试试?真羡慕您。”虽是半开玩笑,冉茂杰还真有些心动。
    洪志刚虎躯一震,仿佛收到了惊吓,立马说道。“不不不,你别,别,那临床实验已经结束了,现在是要买的,几百万美金呢,天文数字。。。你也别,别再和,和老吴联系,他,很忙的,别给人添麻烦。”
    “这么贵?!唉,消费不起,算啦算啦,师父你真幸运。你放心,我就说说,哪会真麻烦人家美国大老板呢。”冉茂杰打了个哈哈,心中却是有些失望。
    洪志刚无言以对,只得扯扯嘴角笑了笑,倒不像是开心,反而颇为无奈。
    师徒俩又聊了许久,期间冉茂杰总觉得师父自从美国回来后就变了,本来师父是很大大咧咧的,为人直爽,有一说一。而现在,总是眼神闪烁不太敢与他对视,又常常顾左右而言它,含糊其词,畏首畏尾的。,师父只说他美国回来这两天可能时差没倒好整个人没有精神。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作罢。
    饭吃的差不多了,冉茂杰邀洪志刚再去他家坐坐,被洪志刚婉言谢绝了,他说等下还有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要来见见面,让他先走,下次再聚。冉茂杰也不好多言语,就先走了。
    洪志刚看着徒弟离去的背影,竟有泪水在眼眶打转,神情变得十分悲凉,茂杰啊,师父已经。。。已经没有未来了,你可千万不能像师父一样啊。。。。
    这时,一个身影闪入洪志刚所在包厢,洪志刚垂下头,眼泪落了地,他闭了闭眼,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人的到来。
    来人对着洪志刚笑意盈盈,却是发号施令的口吻,“贱货,把衣服裤子给我脱光。跪到我面前来。”
第三章
    洪志刚闻言身体一震,抬头望向那人,愤怒、震惊、屈辱,又无可奈何,“这,这不好吧,万一有人。。。”
    顺着洪志刚望去的方向,那人居然是他的好友吴峰!
    “去你妈的,少给老子装矜持,在美国公厕里光着腚被群肏的好日子全忘了?我可留着底呢,要不给两张你老婆孩子开开眼,哦对了,还有你那好徒儿,看看她们雄壮的老公,威武的爹和崇敬的师父在美国有多奔放?”,吴峰满脸的不屑。
    这话像把尖刀直戳洪志刚心窝,当初在美国刚受到这等屈辱真是宁死不从,搏命般反抗,但这如同三年漫长的三个多月,经历过无数次非人般的折磨和亲人生命与声誉受损的威胁,洪志刚认了命,现下他的心里只剩下绝望,"别,别,我脱我脱。"说着,洪志刚开始慢慢褪去自己的衣物。
    “给老子快一点,别磨磨唧唧。”吴峰有些不悦,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物件,看上去像个电子车钥匙,只见他按下了一个键,那边洪志刚T恤正脱到一半,忽然“啊”的惊叫出声,人抖得跟筛糠似的,额头青筋暴起,浑身肌肉绷得铁紧,“啊啊啊啊”,好似被电击一般,疼得直接把T恤都给撕裂了。
    “嘿,非要来硬的才肯听话,真是天生的贱命,还要来一次吗?”吴峰冷冷的说道。
   “不不,我这就脱,马,马上!”洪志刚实在忍受不了这剧烈的痛楚,也顾不得尊严,三下五除二便拖个精光。
    此时冉茂杰若还在,看到洪志刚的裸体必定惊掉下巴,洪志刚并不算太高。178的他去美国时约莫80公斤,虽然已退役,但体型也很是壮硕了,而如今这维度,怎么说也突破了90公斤,山峰一般的体格,发达的斜方肌蜿蜒宏状完美衔接到仿佛如同保龄球般丰满的肩部,8块腹肌与那种瘦出来的线条有着本质的区别,实打实的块块隆起,腹外斜肌如同雕刻般勾勒出美好的三角。两条腿股四与股二头肌如此清晰明朗的线条,粗壮得有些骇人。那宽背硕臀隐隐有那巅峰祖师爷罗尼库尔曼的架势。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并不是他一身的肌肉,而是。。。他的三角地带,洪志刚的阳具在亚洲人中算是不小的尺寸,勃起时17厘米长,5厘米粗,就算常态时也有七八厘米长,现如今却被禁锢在一枚很小的贞操锁里!只见一圈粗铁环紧紧卡在生殖器的根部阴囊的后面,而前头是一枚半圆镂空的“鸟笼”,直径仅有4厘米,完完全全的裹住了洪志刚的阴茎,头部是一个较粗的孔,从中探出一根导尿管的金属头卡在孔中,周围是一小圈透气孔。“鸟笼”与卡环的链接处是开合设计,而这上面嵌着锁,也就是说,除非用钥匙,否则永远也打不开。从鸟笼到卡环深度至多3.5厘米。这样的大鸟被桎梏在这一方微小的洼地,洪志刚就算是不勃起也是十分难受,更别提健美运动员因为锻炼和药物注射,睾酮值要比常人高太多了,常常会性欲高涨,可想而知,每一次与这鸟笼做斗争时的痛苦得有多剧烈。从这往上看去,他的阴毛竟被修剪成一个行书体的骚字,这个骚字部位的阴毛相当浓密,且被修剪得很平整,而除此之外寸草不生,甚至看不到毛囊,就好像本该只有这个部位会长阴毛一般。
    洪志刚走近吴峰面前,粗壮的双腿张开跪下了地上,两只麒麟臂绕到背后交叉低着头听候吴峰的指令。吴峰饶有兴致地看向俯首在地的洪志刚,伸出左腿踢了踢洪志刚被锁住的分身,在听到一声闷哼后满意的开口“算算时间,这得锁了有一个多月了吧,你家那老逼发现了没。”
    “没,没有,啊嗯!”还没说完,洪志刚就狠狠挨了吴峰一巴掌。
    “说了多少次,让你开口时要说什么?还想被电一电。”吴峰不悦道。
    “没有忘,没有忘,爸,爸爸,报告爸爸,我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毫无预兆得,又被电了个痛彻心扉。
    “之前我都忘记提醒你了,你这贱货是还没长记性,你有老婆,你这贱母狗配有老婆?你再说一次,你叫什么,又叫她什么?”
    洪志刚咬着牙,自己。。。自己就算了,可那是自己的发妻啊,怎么能!怎么能?!但当他瞥见吴峰又作势要摁下那按钮,本是铮铮铁骨的汉子,再次湿了眼眶。可他,是真的怕了,怕极了。
    “报告爸爸,骚母狗并没有给。。。给那老逼发现。”
    女人上了年纪,对性的渴望会变得淡但也不是不需要,而且这么久不同房,温婉如王惠芸也在洪志刚回来的隔天夜里给出了暗示。毕竟这么多年来老公在房事上总是威猛不减。洪志刚这一个多月来也被不得释放的欲望逼得快要发疯,可是自己都无法释放又何谈给予老婆性福?只能以舟车劳顿,伤愈不久实在没有精力为由搪塞过去。以往洗澡都是让老婆给搓背,性致来了还会强迫老婆在浴室内云雨一番,现在,别说洗澡,连上厕所都像惊弓之鸟般锁着门生怕被发现。
    “哦~哦”,吴峰故作夸张的点点头,绕到洪志刚的背后,踢了踢洪志刚的屁股,而洪志刚好似接收到一条约定俗成的指令般双手用力掰开了自己的丰臀,露出里面深红的菊穴,一开就是被长久开采过的样子,“嗯”,洪志刚朝前俯了附身,仿佛在用力的排泄什么,不多久一枚金色的物体裹着湿润的黏液探出了肛口,将肛门处的褶皱撑得平平整整。
     “嗯,不错,看来有乖乖听话按时灌肠装蛋和润滑,先拉出来吧”
    得了指令,洪志刚这才敢将这东西完完全全给排了出来,只听“噹”的一声,一枚金色的钢蛋调到了地上,形状是鸡蛋的形状,不过可足足有三个鸡蛋那么大,也不知是怎么塞进去了,这金蛋正好一路滚到了吴峰的脚边,带出一条粘稠的痕迹。这排泄过程废了洪志刚好大劲,正呼呼喘着大气。
    “去,躺桌子上去,把PI‘YAN给老子掰开,”吴峰命令道。“好久没肏了,让我好好肏肏。”
    “这,这,爸爸,骚母狗不是。。。不是不愿意,但在这,这里。。。万一,要不换一个地方,骚,骚母狗随。。。随便爸爸肏”洪志刚犹豫又不敢不从只得恳求吴峰。
    吴峰转头锁住了包厢的门,回头恶狠狠地望向洪志刚“门锁了,别人进不来,狗东西少给老子提条件,反了你了,别以为把蛋拉出来我就电不到你治不了你了,要不我找人把你女儿的逼干开花你看怎么样。”
    “别别,求求爸爸,不要啊,骚母狗这就照做,这就做。”就算自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也不能让女儿受半点伤害。洪志刚马上爬上了桌躺下焦急地抬高双腿大力掰开了PI‘YAN,两边的臀肉都被抓出了显眼的红痕。
    这样一个尤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吴峰胯下早硬得发疼了,也不多说什么,脱了裤子亮出一杆又大又粗的长枪,快步上前来了个一杆进洞,饶是洪志刚早有准备也“啊”得一声被顶了个两眼发花。
    吴峰胯下那玩意儿实在是大,这硬起来足足20多厘米长,6厘米粗,远超亚洲人常规尺寸。他又是那种刚上来就下死力直捣黄龙的急性子,所以洪志刚总在开头难以适应。但这三个月来,他实在被调教过太多次了。。。谁能想到一个堂堂的中国健美冠军去美国度个假,度成了这副样子,被欺骗,被囚禁,被当做性奴调教,被白人肏,被黑人肏,被黄种人肏,2P,3P,多人轮奸,从室内到室外,从白天到黑夜。。。。。天呐。不一会儿,洪志刚就习惯了吴峰的抽送。还缓慢得收紧放松括约肌来配合吴峰,好让他更有性致。能有什么办法,自己和家人的身家性命都捏在别人手上,怎么能不从?
    在美国的“调教岁月”,洪志刚也不知为何,起初被人侵犯后庭时疼痛万分,就像鞭抽刀割似的时不时昏死过去又因剧痛而苏醒,反反复复每一刻都身不如死。后来被肏弄得实在太多,也渐渐地习惯了,疼痛的次数少了,已经有些麻木了,被干的时候睁着眼睛等待着侵犯的结束,再后来那些人变化着法子的调教自己,还用上了一些药物,每次被肏的时候,自己先是起了反应,然后眼睁睁的感受着自己的大屌硬如钢铁,最后每一次被干的时候都会激射出来。洪志刚惊恐万分,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不,这不是真的自己啊,这痛苦正变成一种快感,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直逼他的天灵。甚至是以往交过的女友,自己的老婆都未曾给予的舒爽。。。。不,啊,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不对,不能。。。不,一定是做了个噩梦!
    所以眼下正被吴峰肏得身体一震一震,不时闷哼的洪志刚,正感到那种极致的舒爽又渐渐弥漫在自己的四肢百骸,而那鸟笼紧锁住他欲望的出海口,箍得发胀得阴茎疼痛难忍。一个多月了,那种无数次在射精边缘又无法到达终点的感觉真的让他快疯魔了。。。还得强压住这种快感和痛楚,保持理智,实在是非常人所能忍。
   “呼~呼,好久没肏了,爽,不过弹性还可以再练好点,PI‘YAN收缩的水平还是次了些,另外骚狗要什么廉耻心,呼呼,等回了美国,还得加强调教!”吴峰跟打桩机似的边肏边说。
    此时的洪志刚心中一凛。也顾不得压制住呻吟“嗯,啊,嗯爸,爸爸,求,啊求求你,骚,能骚母狗留,留在国内吗!,求求爸爸了,骚,骚母狗还会听话的!!一定更,啊啊啊,更听话。”
   “啊!!!!”吴峰立时就停下来,用力拧了拧洪志刚的臀肉,疼得他龇牙咧嘴。“妈逼的敢跟老子提条件,别他妈忘了集团准你这次回国的条件,你再给老子谈条件,明天电视上一定会有一则母女车祸身亡的新闻,你要看么?”
     “不不,骚母狗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骚母狗跟着爸爸回美国。”洪志刚吓得马上求饶。
     本来把这贱狗肏得起了反应还有点小开心,谁知这货还敢抱着侥幸心理,等回美国一定要让他脱胎换骨,骚到极致,什么伦理纲常担当感情的,统统摒弃掉,让他变成以每天更骚更浪更贱为追求的贱奴。正肏在兴头上呢,可不想扫了兴,吴峰往兜里抓了像是一瓶喷雾的东西来到洪志刚面前,“给我用力吸。”说完便是一阵乱喷。
    洪志刚只得乖乖的尽数将那喷雾吸进鼻腔。不多时,脸色身体都变得潮红,喘气的频率也变高了不少。但他的精神却开始渐渐涣散,眼皮慢慢垂了下来,那是一种在柔软的海绵上躺着的感觉,又像是被细腻的绸缎包围,四周还有淡雅的花香,十分舒适,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吴峰何时给他长久不得释放的JB解了锁,那生猛的物件立时就像吹了气的气球膨胀开来,吴峰一遍继续狠肏着他的菊穴,一遍捏住他傲然挺立的分身,在铃口处来回剐蹭,激得洪志刚身子一颤一颤的,“这次以后,你再也不会回到中国,你也不在叫洪志刚,你不会再留恋和记得这里的一切,甚至,你连自己的母语也将彻底遗忘,但是你会获得新生,并且你将会沉醉其中不愿自拔。作为对你最后的怜悯,就让你好好射一次吧”,说着,吴峰由缓入疾,轻柔又不失劲道得搓弄着洪志刚的阳根,又深入浅出胯下顶弄着洪志刚的前列腺。双重的刺激,让许久未射的洪志刚终于激射而出。
    一道道浓稠的白精从洪志刚的马眼喷射而出,像是巨龙吐水,壮观而而力。惠芸,小爱,原谅爸爸,茂杰,原谅师父,永别了。。。。啊。。。。好爽。。。。好爽,最后一次理智被这灭顶的快感浇灭,化作眼角的一滴泪水留了下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Restore formatting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