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alty Soy Milk - 鹹豆漿
Sign in to follow this  
流逝星空

淫玩运动男

Recommended Posts

運動型男 二十出頭的型男模特兒張家進原本就骨架大、喜歡打籃球,開始上健身房之後,身材愈來愈吸健身室其他男人目光,讓他對自己的身體愈來愈滿意。除了健身房之外,每天晚上十一點,張家進都會到家裡附近的河濱公園去跑步,跑完才回家睡覺。 每次去跑步,張家進都會換上極短的運動短褲,露出他強健的大腿、鼓鼓的大包,上身則是穿著挖深到胸口的小背心,讓他粗壯的肩膀手臂、厚實的胸膛幾乎一覽無遺。張家進健壯的身材加上曝露的穿著,讓他在跑步時總是可以吸引路人的眼光,而身為型男模特兒的他也享受這種被注目的虛榮感。有時候跑了跑滿身汗,他乾脆把背心脫下來,全身只著一件小短褲和腳上的鞋襪。汗濕的健壯體魄讓成為眾人目光焦點。 最近社區大門晚上的時段換了一個新的保全小林。小林看起來大概三、四十歲,略略發福,看起來就是很平凡的中年人。張家進是個待人親切的人,晚上出去夜跑時也和小林打招呼,領包裹時也和小林攀談幾句。小林也是個容易與人接近的人,聊了聊知道小林已經離婚、現在孤家寡人一個。 幾次之後張家進逐漸與小林熟稔了起來,路過保安室時會在門口跟他聊幾句。不久張家進發現小林似乎對自己的身材頗感興趣,兩人面對面講話時小林眼神會飄向他的胸膛與大腿。對此張家進當然蠻得意的,他很享受別人欽羨的觀看。張家進也配合地跟小林愈聊愈久,聊天時與小林愈靠愈近,站進了保全室的門內。坐在保全桌旁的小林眼睛正對的上方就是張家進的胸膛,不僅可以從薄薄的背心看到張家進乳頭的形狀,甚至也可聞到他身上體育男的味道。張家進愈站愈近,後來身體幾乎是貼著保全桌的桌緣,小林穿著制服的手臂與張家進的身體近在咫尺,稍稍動作大一點可能就可以碰到張家進年輕健壯的肉體。擱在桌上的手掌正是張家進褲檔的位置,大屌的形狀若隱若現。小林要抑制自己假裝不留意手一伸、碰觸張家進褲檔的衝動。看著自己的身體挨近小林,而小林每次跟他說話都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張家進也興奮了起來。 這樣一次又一次秘密的興奮感逐漸累積,讓張家進希望小林可以真的動手。 終於有一天張家進站在小林的保全桌前,兩人帶到健身的話題。 「我看你的胸肌好像真的是愈來愈大。」小林說。 「是嗎?看得出來?我現在還在繼續鍛鍊,」張家進低頭看看自己的胸:「之後線條應該會愈來愈明顯。」小林說:「現在已經很明顯了啊,背心都繃那麼緊。」 張家進看著小林盯著自己胸膛的饞樣,把胸肌又繃挺出來,背心胸前緊繃的布料秀出他的胸型與乳頭的形狀:「還好啦」張家進又稍稍往前靠了一下,身體快要碰上坐著的小林。張家進此時一時興起:「你要不要摸摸看,看看有多硬。」 小林有點驚訝:「啊?可以嗎?」 張家進心中很興奮,但故作輕鬆地笑著說:「可以啊。沒什麼,就讓你試試我訓練的成果。」 好啊。」小林也壓抑著高興說,同時把右手摸上張家進的胸,手掌握住他的胸型,輕輕按了兩下。由於背心布料緊薄,加上精神專注,小林似乎可以感覺到張家進突出的乳頭抵到他掌心的觸感。) 小林沒按多久就把手放下,但對張家進來說,在這種公開場合被他人碰觸身體已經是很大的刺激。張家進的身體本來就比較敏感,胸部傳來的觸感加上近距離看到別人碰觸自己的身體,讓張家進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似乎略略充血了。不過張家進還是故作鎮定,對小林說:「不錯吧。夠硬吧。」小林也順應的答道:「對啊,果然很硬。」 其實只是簡單的碰一下,但是當口語間的對話進展到肢體的碰觸時,彷彿打破了什麼藩籬。張家進體會到被碰觸的快感,而小林回味手上的感覺,儘管兩人對對方的意圖與慾望都不是那麼確定。 身體的藩籬撤除之後,接下來兩人的互動變得更親近。隔天晚上十一點,張家進照例穿著小背心與運動褲經過保全室與小林搭訕幾句,照例在小林面前炫耀自己性感的肉體。臨去前小林忽然伸出手,捏捏張家進胸部,開玩笑地說:「真的有進步,有比昨天硬喔。」 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碰觸,張家進被逗得很樂:「對啊,每天都會更硬一點喔。」 接下來幾天晚上,幾乎每次張家進夜跑經過保全室,小林都會碰一下張家進。最常見的是看看胸部有沒有進步捏一下張家進的胸,但有時候也會搭一下張家進粗壯的肩膀。有一次,小林請張家進看一下一張通知單的內容,張家進彎腰低頭研究桌上的通知單,小林從背心的開口幾乎看到張家進整個胸脯。心癢癢的小林手掌沿著桌緣抵到張家進挨近的健壯大腿側邊,後來更假借起身扶了一下張家進的狼狗腰。 張家進慢慢習慣且期待小林的碰觸,但兩人同時也都有所觀望,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偶然的肢體碰觸可視為親近和對身體較沒有戒心,但小林也無法確定張家進的底線,且擔心被張家進拒絕乃至投訴,所以頂多捏捏胸脯。然而張家進在累積的互動中慢慢被餵大了胃口,想要更進一步的接觸。 有一天張家進夜跑回來忽然想到,雖然他在河濱公園跑步會把背心脫下,但回到社區之前都會又穿回去,可是即使他打赤膊回社區,其實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啊,況且又是在沒什麼人進出的晚上。於是在接近社區時,張家進把原本已經穿回去的背心脫下,掛在腰上,裸著上身回社區。 小林看到張家進因為汗濕渾身閃著水光的性感肉體,幾乎是兩眼發直地盯著看。張家進也察覺小林明顯的反應,若無其事的在保全桌前跟小林打招呼。小林只看過張家進穿背心的樣子,赤裸的上身倒是第一次,尤其冒著汗、散著熱氣的身體這麼靠近自己,簡直是暈了頭。雖然張家進只是說幾句話就走,但是看著張家進離去的寬大背影,小林燃起了更大的慾望。 隔天晚上,張家進又是這樣裸著上身過來。小林說:「啊俊你真是好壯,沒穿背心看起來更壯。」 張家進得意地笑著說:「是嗎?不就一樣的身體。」隨即把手臂搭在小林上方的牆面。 正對著小林的是張家進裸露的胸膛。呈方形的兩大片胸肌很厚,暗紅色的小巧乳頭十分誘人。由於流著汗,整個胸膛與身體看起來水亮水亮,小林可以聞到張家進身上性感的汗味。 小林無法壓抑,伸出手握住張家進的胸膛,答非所問的說:「好壯,這個胸肌真是漂亮。」 隔著背心碰與直接碰觸的感覺完全不同。小林直接感受到張家進的體溫、膚觸,甚至身上的黏黏的汗直接留在自己手上。張家進感覺到自己敏感的乳頭碰到小林粗糙的掌心,小林握住他的胸肌輕揉時更是清楚感覺到乳頭在小林掌中磨動,讓他差點輕輕叫出聲了。 小林盯著呆住不作反應的張家進,又讓自己的手在張家進的胸肌上多停留幾秒,放下時還故意用拇指掠過他的乳頭。這一掠又讓張家進心中抖了一下,感覺到自己的陽具稍稍膨起。由於張家進身上只有一件短褲,襠部又在小林的眼前。即使是程度不大的膨起,小林也察覺到了張家進下體的變化。感覺到自己的變化,張家進偷偷看了一下小林,發現小林明顯盯著自己的褲襠看。 「哈哈,還是要繼續練啦。」張家進有點尷尬地打破只有幾秒的無聲。 「對啊。年輕人真好,身體的可塑性就是這麼高。」小林意有所指地接話,眼中還是離不開張家進的胸部與襠部。 接下來幾天,張家進不只夜跑出門前跟小林打鬧,回去時都是光著上身當小林的消夜。面對這一大塊美肉,小林把握聊天之間在合理的範圍之下摸摸碰碰,但因為在公開場合,而且有監視器,小林也無法造次。然而張家進一直期待會有甚麼火花。小林的碰觸讓他很興奮,特別是當乳頭等較敏感的部位被碰到時,甚至有幾次感覺到自己已經被撩撥到勃起,龜頭的形狀都在短褲中突顯了出來,他相信小林也不可能沒注意到。在他人面前放肆地勃起,且是幾乎全裸、褲襠正對他人的情況下,讓張家進興奮不已。張家進已經微硬的陽具就這樣隔著薄薄的布料在小林的面前晃,幾乎是要貼在他臉上。小林也試圖理解這樣的狀況,他感覺到這個小夥子這麼做應該是有所期待。這樣優質的年輕人投懷送抱當然讓他欣喜若狂,得要好好把握,因此每天到了這個時候都是滿懷期待。 有一次小林開玩笑地要幫張家進量罩杯,用兩手同時蓋著張家進兩邊胸肌,並有意以掌上的繭輕磨張家進敏感的乳頭,接下來把手掌移到胸肌下緣,可說是明目張膽的用兩手拇指直接揉搓張家進的乳頭。經過幾天的互動,小林評估這樣大膽的動作應該不會太過火,而且是張家進想要的。小林搓揉讓張家進舒爽不已,口中笑著問是幾罩杯,沒有阻止小林的意思。小林笑著說還在量,手上沒有要放下的意思,甚至指頭的動作從揉搓到更露骨的捏揉。 在公眾通道被捏揉乳頭的張家進馬上勃起了,且這次勃起的幅度比前幾次都大,他可以清楚感覺自己的陽具挺直的翹起來。捏著張家進乳頭的小林雖然觀察著張家進臉上的反應,但也立刻注意到年輕人襠間的膨脹。張家進此時不禁向前跨了一小步,把褲襠那一包往小林的身上湊。小林稍稍低頭,那一包就這樣直直地壓在自己臉上。他感覺到年輕人硬挺的陽具抵住自己的臉,他左右移轉了幾下,用鼻口隔著布料挑動那一根。 就在張家進興奮到失去理智,手裡開始拉著短褲的鬆緊帶,考慮著該不該把褲子往下拉時,忽然聽見門口有人進來的聲音。小林馬上把張家進推開,故作鎮靜笑嘻嘻地說:「可能有F罩杯喔。」外頭進來的住戶看看裸上身的張家進與面紅耳赤的兩人,也沒在意什麼點下頭就進去了。 這次差點擦槍走火讓兩人的感覺都有點複雜。兩人幾乎都確定對方有意願,但都覺得不能說破。兩人都知道這種公眾下偷偷摸摸是刺激感的來源,小林知道如果是約了下班去張家進公寓作什麼張家進此刻未必會感興趣。重點不在小林這個沒有什麼條件的中年人,而是在這種奇特的情境,然而萬一被發現也是挺麻煩的。想要這種刺激又不要風險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接下來幾天,兩人似乎稍有收斂,頂多就是打打鬧鬧。不過此時張家進有了新發現:他發現到小小的保全室其實有個廁所。因為公寓的一樓並沒有公廁,這個廁所是讓保全可以解決生理需求又不至於離工作崗位太久。而這個廁所的位置又是在外面看不到,要在保安桌的位置才可看到。 這一天,張家進出去夜跑時特意喝灌了不少水,果然光著上身回去時尿意就起來了。一到了保全室,張家進就向小林說:「我尿急,跟你借一下廁所。」其實都已經到社區門口了,馬上就可以回家上,根本沒有跟保全室借廁所的必要,也因此幾乎沒有人在保全室借廁所的。但小林也不疑有他,就稍稍移一下位置讓張家進擠過狹窄的保全室,到後面的廁所去。 廁所相當簡單,就是一個馬桶與洗手台。張家進進了廁所之後,不把門拉上,馬上把運動褲與內褲拉下來,露出翹臀開始撒尿。從外面是看不到廁所入口的,所以可以保證張家進開著廁所門只有在保全桌座位的小林看得到。而一般撒尿是不用把褲子整個拉下來的,張家進這樣做無非是想展示自己。 仍在保全座位的小林馬上明白這個道理,他一邊注意著外面,一邊往廁所裡瞄。沒穿上衣的張家進又把運動短褲拉下,呈現幾乎全裸的狀態。健壯的上身之下是緊翹的臀部與張家進手中擎著的陽具,儘管上次被張家進的陽具貼著,這次小林第一次看到張家進陽具的真面目,粉紅的龜頭、粗大的莖身,和碩大的睪丸。如果時間倒轉到幾個禮拜前,他不會預料到可以這樣看到這每天經過的精壯俊帥住戶的雄風。 雖然張家進知道外面看不到自己,但這個門沒關的廁所仍是公眾場合。在這樣公眾場合幾乎是全裸的展示自已的身體、任由別人觀看,讓他整個人處於興奮迷茫的狀態。雖然他焦點其中在撒尿上,他可以感受到門外小林偷偷摸摸但又灼熱的視線。 慢條斯理的撒完尿、拉上褲子,出來擠過狹小的保全室時,張家進又刻意把身體往小林身上擠,讓自己開始充血的褲襠滑過小林的手臂與手掌,小林也配合地輕輕捏張家進褲的大包。 雖然只是撒尿然後被觀看,這樣光明正大地暴露自己的過程讓張家進無比期待,小林顯然也樂意配合。於是隔天晚上,張家進夜跑時又猛灌水,同樣與小林借廁所。' 就這樣興奮的尿了一下,一直留意外面情況的小林忽然說:「我進去洗一下杯子。」然後也進了廁所。小林一邊在洗手台假意洗杯子,一邊其實是明目張膽地觀賞旁邊的張家進。在門外看跟站在身旁近距離的看,感覺很不一樣,讓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幾乎全裸地大辣辣撒尿的張家進有點緊張。小林觀賞張家進年輕肉體。張家進有經過鍛鍊的厚實胸肌、粗壯手臂和緊緻腰身,袒露的略略充血的陽具包皮已經上拉,莖幹粗壯外龜頭冠看起來頗為肥大。這樣的年輕人完全不是自己想像中可以免費吃到的。 小林隨口跟張家進聊天:「你這樣沒有女朋友,又這麼年輕力壯,性需求應該不少喔。」「是啊,是不少。」張家進假裝平靜的回答,內心卻一個激靈好想小林繼續問些更私人的問題。 精力這麼充沛,除了運動之外,常常要自己打飛機吧?」 「嗯,對啊,一天都要打一次呢。」張家進開始急不及待主動回覆更多,彷彿這種露骨的回答也可以撫慰一下他曝露的欲望。 「不過每次都打飛機,應該也會膩,不夠刺激了吧?」小林一邊這麼說,一邊轉移視線看往張家進的臉。 「嗯,是啊,慢慢不夠刺激了。」張家進仍不太敢直接跟小林對眼,寧願扮演被觀看的腳色。「所以在生活中應該有一點小刺激呢。」小林邊說邊呵呵笑。「對啊。」張家進也跟著傻笑,不知道怎麼應對。 小林一邊繼續手上清洗的動作,一邊直接看向張家進的陽具:「你的大屌也好壯碩耶,龜頭很大。」 「呵呵,對啊。」張家進繼續擔任被動的被觀看者。 「現在這樣刺激嗎?」小林把手上的杯子甩乾。 「嗯,蠻刺激的。」雖然喝了很多水,尿出強勁的水柱,但張家進感覺已經要尿完了。 小林把杯子放在一邊,已經毫不避諱地站在張家進旁邊看他,臉上掛著微笑。在小林的目光之下,張家進有點不好意思的把水柱尿完,甩了幾下,但沒有馬上把褲子拉起來,繼續在小林前面手上擎著老二。兩人都沒有說話。 小林看著張家進已經尿完,走到張家進背後,兩手同時伸到前面,揉著張家進的胸肌:「那這樣刺不刺激?」 無預警的張家進輕輕地「啊...」呻吟了一下:「刺激...」 小林可說是從背後抱著張家進,兩手揉搓著張家進的胸肌與乳頭:「是不是很想要林大哥這樣摸你的身體?」 張家進哼聲:「很想...」小林一手繼續揉著張家進的胸,一手把張家進的運動褲與內褲往下拉,接著要張家進抬腿把褲子整個脫掉。然後再引著張家進到洗手台的鏡子面前。 張家進除了腳上的鞋襪之外,已經是全裸。幾近全裸跟已經全裸雖然只差一小塊布,感受上卻全然不同。小林了解在這樣幾乎是公眾的場合全裸可以讓張家進更興奮。果然張家進從鏡中看到全裸的自己被身穿制服的小林這樣抱著揉搓,興奮到老二馬上直挺挺地硬起來。 小林很滿意張家進這樣的反應,笑著說:「早就等不及要讓林大哥摸對不對。」「對。」張家進只能順服的回應。 小林舔著張家進的脖子與肩膀,左手撫摸張家進的身體,右手向前探索,抓住張家進早已就緒的老二,上下擼動起來。張家進的身體完全是癱軟在小林身上,任由小林撫弄。運動過後的張家進身體暖暖的,身上的汗水讓小林在他身上滑動更順暢。小林是第一次握住年輕人這樣堅硬又彈性十足的陽具,就著汗水的潤滑正打算毫不留情地把他撸射。然而就在此時,忽然聽到外面有聲音,小林馬上彈開,跳出去到保全座位,把廁所的門掩上。 處理完夜歸的住戶與提領的郵件,小林又進去廁所。此時狹小的廁所滿是年輕人身上陽剛的汗水味,張家進仍是一絲不掛的坐在馬桶上等待,陽具仍是直挺挺地指向前方 小林把廁所門帶上,輕輕地對張家進說:「來,我們要快點,讓我幫你解決,免得又有人來。」隨即就蹲在張家進面前,嘴巴開始吸起張家進的乳頭,同時一隻手撸動張家進的陽具。不管這樣的發洩是不是張家進的目的,但小林此刻只想快點享用眼前天上掉下來的鮮肉,以免機會消失,而張家進顯然也沒有餘裕拒絕。 這幾個禮拜下來,早已對這每日見到的身體朝思暮想。如果時間再回到幾個禮拜前,小林不可能預料到自己有機會這樣吸吮如此誘人住戶的乳頭。雖然就著汗水的鹹味,張家進身上的味道仍讓小林目眩神迷。張家進原本身體就很敏感,這樣放肆地被人抵著、舔著,讓他毫無抵抗能力,只能配合著小林的動作。 小林毫不浪費時間地輪流吸吮親咬張家進兩邊乳頭,一手摸捏摳搔他身上不同的敏感部位,弄得張家進被來自身上不同部位的快感一股股地衝擊,只能空喘著氣。同時另一手小林抽動著張家進有著大龜頭的陽具,有技巧的忽快忽慢,或是用手指上的繭去摩擦龜頭冠邊緣、繫帶、以及龜頭後側等較敏感的部位,測試這年輕大老二的敏感程度。張家進怎麼可能被這樣有經驗的老手玩弄,不多久他變轉輕喘為呻吟,同時前列腺源源不絕地流了下來。 手指感覺到張家進黏滑的前列腺液,小林馬上跪著,一路從乳頭沿著身體曲線往下舔舐,最後一口含住張家進碩大的龜頭。張家進原本流汁的龜頭被小林溫暖濕熱的口腔包覆著,同時小林用舌頭翻攪張家進的龜頭各部,一下在冠緣滑動,一下鑽動馬眼洞口。比起粗糙的繭,舌頭帶來的刺激雖較柔順,但也更為微妙。同時小林的手也沒閒著,明白張家進的乳頭很敏感,在吸屌的同時他的兩隻手分別揉捏著張家進的乳頭。 坐在馬桶上的張家進在小林的猛攻下被弄得欲仙欲死,大屌在小林的口中進進出出發出啵啵的聲響,雙手揉捏乳頭的力道也從輕揉開始日益加重,張家進敏感的乳頭被捏的又痛又爽。 「林大哥弄得你爽不爽?」在激戰的同時小林仍找空檔這樣問。 「爽......」然而從來沒被口交過的張家進已經沒有什麼理智可以回答。 就在小林把張家進的龜頭從口中抽出,濕漉漉的大龜頭一跳一跳,同時把捏著乳頭的一隻手空下來,手掌抽動莖幹,且用手掌的繭輕磨張家進已經敏感至極的龜頭冠緣時,一下子換了觸感,再也無法忍住的張家進磨了幾下之後就在小林面前激射了出來。道道濃稠的精液噴灑在張家進的胸膛與腹肌上,霎時張家進的上身被噴得亂七八糟、整個廁所充滿精液的味道。 「哇,每天都打飛機,還可以射這麼多,又這麼濃,是有這麼爽嗎?真不愧是年輕人。」小林忍不住讚嘆,隨即便開始舔舐張家進身上的精液。還沒回過神的張家進只能任小林清理他的身體,看著小林用舌頭與嘴在自己的身上滑動,把剛剛射出來還溫著的鹹腥精液一一送到口邊吞掉。 「啊,又有人,」小林聽到外面的聲音,馬上抬起頭,口邊還掛著一條濃精,「我去處理,你自己清理一下吧。」隨即把濃精一口吸進去,抹抹嘴就跑了出去。 張家進稍稍清理、等外面安靜之後走出去。他穿著運動短褲,背心沒穿上,明眼人可以看到張家進乳頭方才被吸咬過痕跡。小林這制服的上臂處有一條張家進剛剛射出來的精液,同時室內也漫出廁所的精液味道,還好深夜匆忙剛剛的住戶根本沒注意到。張家進指一指那條精液,小林笑了一下用手指楷下來放進嘴裡。 「怎麼樣,很爽吧?」如果在剛剛的情境是很正常的問句,但是現在脫離了之後,好像有點尷尬。 張家進點點頭,但有點不好意思的揉著自己的乳頭苦笑說:「太用力了,有點痛。」 「沒辦法,時間很趕,不能慢慢來。」小林抓抓頭也不太好意思的回應。 經過這一夜,這樣的刺激感又讓張家進與小林利用空檔在夜裏的狹小廁所做了幾次,每次都是小林幫張家進吸到射。有幾次半途遇到住戶進來得中斷一下。經過的住戶大概沒有人會料到,此時廁所裡藏著全裸著、等待射精的年輕壯碩好鄰居。這樣的刺激感讓張家進蓬勃的慾望暫得滿足,而小林更樂於接受這天外飛來營養補給品。 這一天,夜跑回來的張家進裸著上身又到了保全室。小林等待已久,看見張家進前來滿臉笑容,站起來毫不避諱地伸出手捏張家進的乳頭。「這樣如果有人經過不好。」張家進這樣說著,但沒有阻止小林的動作。小林也知道這樣有點危險的刺激感可以讓張家進更興奮,於是反而低下頭直接吸張家進的乳頭。 張家進靠在牆上,舒了一口氣享受小林的口技,「這樣不好,有攝影機吧?」小林笑著回答:「沒關係,沒人看。看了又怎樣。」 張家進還是起身,往廁所走去:「還是在裡面吧?快一點。」 然而一打開門,張家進驚訝的發現裡面已經有一個人,笑嘻嘻地看著張家進。 張家進瞪大眼睛看向小林,小林笑著說:「這是日班的小劉,他看到了錄影帶,他也想試試看。」 小林把張家進推入、老劉把張家進拉進廁所,同時兩人已經等不及往張家進身上一片混摸。小劉呵呵笑著說:「多一個人服務更週到,而且可以輪流把風不怕有人來......」說罷就開始享用型男模特兒,結實的胸肌和大屌「啊.... 被陌生人發現實在.... 太刺激了,下次又會是誰呢?對面地盤的工人?午夜送貨的司機?還是...」未及再細想,張家進發現,小林在背後玩弄自己胸前敏感乳頭的雙手,已經慢慢游移到自己翹臀上,預備給張家進一番新刺激了,然後保安室內的廁所,又再次傳出型男似有還無的呻吟聲了。 夜還長,日子還長。 評分 分享

本內容轉至:馬交網論壇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can post now and register later.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