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alty Soy Milk - 鹹豆漿

Search the Community

Showing results for tags '渣受'.



More search options

  • Search By Tags

    Type tags separated by commas.
  • Search By Author

Content Type


Forums

  • Free Play Forum
    • Free Play Discussion
  • Videos
    • Amateur Videos
    • Studio Videos
  • Pictures
    • Amateur Pictures
    • Studio Pictures
    • Manga & Anime
  • Literature
    • Erotica
  • 黑袜俱乐部's 黑袜小视频
  • 黑袜俱乐部's 黑袜图片祭
  • 国产名人汇's 最新主题

Find results in...

Find results that contain...


Date Created

  • Start

    End


Last Updated

  • Start

    End


Filter by number of...

Joined

  • Start

    End


Group


About Me

Found 1 result

  1. 就算终有一散,也别辜负相遇。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听着收音机,等待着我最喜欢的歌曲。那使我脸上泛起微笑,那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时光,并且他并不遥远,我不记得他们何时逝去,但是他们曾经回来过。就像一位老朋友。所有的歌曲我都非常的喜欢。每一声呐喊每一声尖叫都依然那样闪耀。每一声乐响每一声鸣唱都依然那样美丽。当他们唱到心碎的部分我也会跟着哭泣。像从前样。“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回忆过去我曾经拥有的快乐时光,都“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了。那首情歌是我唱给人们的,我至今记得每一个音符。那首旧旋律。依然那样悦耳动听。可以将岁月融化。   ——《昨日重现》   是梦吗?如果这是梦,为何那样的真实,灵魂撞击肉体的声音,玻璃破碎的声音,从身体里喷薄而出的血液射进我的眼睛里。我不知道,也许只是一个很长的梦吧,我现在清醒了吗?我也不知道。我感觉很舒服,舒服的不想在醒来。感觉有暖暖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来,红红的,像他的嘴唇一样,像一瓶拉菲酒。酒红色的醇厚,很想吻上去。身体从来没有这样极度的放松过,四肢仿佛置于云端,飘飘荡荡,轻轻柔柔。再也没有那些悲欢离别的真假,也没有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是他在叫我吗?他是在为我流泪吗?泪水落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有点凉。   那一年的夏天,风也很凉,轻轻的吹在脸上,像羽毛拂过。风轻而易举的可以吹进人的心坎儿里。北国的夏天今年异常的炎热。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无忧无虑的孩童。不像这般整日悲天悯人为了俗世而整日忙碌。   16岁的少年不负众望的考上了省里的重点中学,从那个小村子走了出来,当时的我又怎么会想到,这就是我一生改变的开始,多年以后我也在感叹,岁月如歌,命运使然。   你们好,我是本故事的主人公,我叫梁哲,我的名字和我性格非常不相配,我喜欢热闹,曾经我并不沉默,现在我也不沉默。今天是N年8月23日,高中第一个学期,高中开学的第一天,省级重点高中就是不一样,连大门都是如此的大气磅礴,这是我对我的高中的第一印象,玻璃色的镂空堆成桥梁状的大门。在阳光下闪耀出夺目的光芒,闪的我有点头晕。我的大嘴一,差点笑出声。我愿意学习的学渣,侥幸考上了重点高中,上天眷顾,心里默念一句“阿弥陀佛”。   新班级是高一十五班,挺好的。一听就不是重点班,我是老爸老妈陪同去报道,还在学校附近的平房区的亲戚家借了一间房子,一室一厅,还算舒服,比家里的土丕房好多了。觉得自己早上已经起的很早了。到学校也才骄阳初升,没想到班级门口报道的地方还是团了一堆人,在报道的桌子前里三圈,外三圈围个水泄不通,你挤我,我挤你,谁也里不过去,我心里正看着,准备拉着老妈挤进去,谁让我身材瘦小,好挤呢。心里正偷笑,猛不丁的听见一声狮吼“各位家长遵守一下秩序。都给我排队”这一声吼好似天雷降下,暴雨激射,谁也没听出是谁喊的,还以为是哪个老师喊的呢。刷刷刷,排成一条小队,,别人不知道是谁我可知道是谁,除了我爸谁有这么大的威力,心里默默闪过金毛狮王谢逊王盘山以“狮子吼”震败群雄的情节,不禁一阵得意,然后假装淡定地排在队伍的最后面,这时前面的女生突然回过头说了一句:“你爸嗓门真大”。我心里一惊这谁呀,定惊一看原来是初中同学,一个体育生,飞毛腿一样的速度,整个人又瘦又小,胸前一片飞机场。巴掌大的脑袋,两条细长的眼镜,眉毛淡淡的,基本可以忽略,几根头发吊在脑袋瓜上,好像是一把赶苍蝇的扶尘。消瘦的脸庞子上还分布着细密的斑点。整个人虽然长得一言难尽,但总算运动细胞活跃,人也是活力四射。我傻傻一乐。腼腆尴尬一脸。随后又闲聊了几句。大家都排队之后果然效率变高了,不一会便排到我们这。我对着老师咧嘴一笑,填了表格,签了字交了学费。老师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少妇,黝黑的肤色。清汤煮挂面,不施粉黛。上身穿了一件蓝色横格子小衫,下身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随意,懒散。补充一句她是一位地理老师。上午签完单子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下午再来发书等活动,   柳树与风儿翩翩起舞,午后,空气中弥漫着太阳的味道。温暖和煦正是“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从家里一觉醒来,头发乱蓬蓬的,呵我可从来不在意外边,总是自己开心就好。连蹦带跳的走进学校。那时的我还不近视,能看清树上花儿有几瓣,能看清花朵旁上下飞舞的蜜蜂的翅膀震动。一路溜达,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班级,因为刚开学,桌子凳子都摆放在走廊里,于是下午的任务就是打扫班级,摆好桌椅。然后发书。班级里男女数量大概是半半,很均衡。那时候流行管男生叫帅哥,管女生叫美女,(当时是这样,现在大概流行男的叫小哥哥,女的叫小姐姐)。我是个踏实的人,虽然个子小,但不喜欢偷奸耍滑,于是老老实实帮忙搬桌子,那时候我对人的长相并无高下之分但现在看来,我班男生整个颜值偏低。只有他和另外一个男生还算中等偏上。话说回来整个班级里六十多人,有六个是我初中小学同学,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这里暂且不表,他日言到在娓娓道来。我正搬桌子往班级门口走。前面的男生像座小山一样堆在前面,慢慢吞吞的,我刚想发作,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后面的人进不去,自会说他,刚开学大家都不了解,我还是不要生事的好”但还是忍不了,于是堆起笑脸,柔声道:“帅哥你怎么不进去啊?”然后前面那座山回头看了我一眼,露着满口整齐的大白牙说:“前面有个女生在挪桌子,我进不去,不好意思啊”我定睛一看。眼睛都要发直了,这男人长得太帅了,面如冠玉。大眼睛双眼皮。微长的睫毛下,一双黝黑乌亮的眼珠。眼珠里仿佛有道光,在眼睛深处似乎还有些特别的东西,这种东西,即使不是温柔,至少也会让你联想起那种感情。高鼻梁,最要命的是粉红色的嘴唇,嘴唇略薄,轮廓分明,牙齿宛如白色的贝壳,光亮洁白,正是“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午后的阳光照在这样handsome的脸上,撒上了太阳的光泽。仿佛是天上高不可攀的神祗,庄严,耀眼。。我竟一时看的呆了,这一呆就是半生。   我们俩的相遇,只开出过炫目的花,却终究未结出实在的果。
×
×
  • Create New...